* g.

沙罗双树之花

一边写诗一边旅行:

京都的东林院栽植着十余棵沙罗双树,每年梅雨时节开花。此树相传是释迦牟尼入灭时的神树,代表着人生的超然解脱。因之每日早上开花,黄昏时脱落,佛教大师写道“沙罗的花并不会因为只有一日的生命而自怨自艾,相反,它们会用尽这一日的时光来精彩绽放。”



妙心寺塔头之一的东林院栽植的十余棵沙罗双树,每年梅雨季节会开出白色的花。平时闭门谢访的东林院会因此花特别开放两周,供游客赏花悟道;东林院也因此得名“沙罗双树之寺”。近日从朋友口中听闻这一去所,恰巧今年六月小住京都,便慕名前去拜访。


位于右京区的妙心寺是临济宗妙心寺派的大本山,一共有47个塔头,是日本最大的禅寺。——所谓塔头,是禅宗寺院中祖师或者高僧死后弟子为其修建的塔或者庵之类的小院,这些塔头大都有着自己的庭园山水景观,禅意十足。东林院便是其中之一。 



东林院处于妙心寺庞大寺庙建筑聚落的一个偏僻的小角落,并不起眼。从妙心寺的大门进去,绕过几座宏伟的佛堂,向东有条幽僻的小路。走到尽头左拐便可以看见东林院的院门。然而还没走出几步,就会被那一条开满紫阳花的路吸引了。七彩的绣球正开得饱满,从成片的绿色中探出头来。走过花道,进入院门,一个袖珍却又井井有条的庭院便呈现在眼前。院子里的青松修的错落有致、杜鹃剪成一丛丛绿球、盆栽的橘梗和莲花各自开着紫色和黄色的花。我们穿过院子里的石板路,脱鞋进入禅房。地毯上早已坐满了前来赏花的人们,半开放的本堂正对便是栽植着着沙罗双树的前庭。


绣球




院门




庭院




莲花



橘梗



角落




沙罗花的雕像




找个空处坐下,主人马上就会端来抹茶和果子。我们像其他游客一样,抱着抹茶碗赏花,一边听着僧人的讲解。沙罗双树又名婆罗双树,生长于东南亚及印度的雨林之中。传说释迦牟尼在此树下入灭之时,周围的婆罗树同时开出圣洁的白花。于是婆罗双树就成为佛教的神木之一,代表着大彻大悟与人生的超然解脱。因为生于热带,日本的风土气候其实并不能培育婆罗树。然而古时的日本高僧坚持认为一定可以在日本本土找到与婆罗双树类似因缘的神木,为此遍寻深山,最后终于发现,“夏椿”,这种山茶科植物与佛教里的婆罗双树有着极高的相似度,并可以提炼出丰富的人生寓意。此后,夏椿就成为日本佛教里供奉的婆罗双树。


厅堂




呈茶





听讲



前庭




侧院




夏椿,中文学名红山紫茎,山茶科紫茎属植物,原产于日本。仲夏时节,白色的五瓣花包着金黄的花蕊,点缀在绿色的叶子丛中。夏椿花在日语里也称为“一日花”,早上盛开,黄昏即散落,犹如人世一样短暂。院子里的婆罗花散落在青苔上,它们有些已经开始枯萎,有些依然留有余香。这些四散的花朵,前几日还在枝头缤纷绽放,如同那些现在挂在枝头绚烂的花儿一样。然而几个时辰之后,它们依然无法避免陨落在地、归于尘土的命运。山田无文老大师在一篇小文里这样写道,“有形状的东西一定会被损坏;美好的东西无法永远保存。释迦牟尼曾经教诲「今日事今日毕,做好每一件事才是度过一生的正确方法」。沙罗的花并不会因为只有一日的生命而自怨自艾,相反,它们会用尽这一日的时光来精彩绽放。”








人生也该如此。正因为一生的短暂,所以才需要珍惜当下。每一天都无法复制,时光逝去便难再来。庭院里生机盎然,间或传来几声鸟鸣。散布在地的婆罗花映射出人生的哲理。静坐良久,手边的茶却早已忘记了享用。等到回过神来,用木签剃一点和果子,塞到嘴里,舌尖上下满溢甘甜。这一刻似乎是甜蜜又幸福的,然而人生注定无法承受过度的甜,唯有啜一口微苦的抹茶,方才相得益彰。万物都会有过繁华的往昔,也不得不面对平淡甚至衰退的岁月。


悟道




古都寺院众多,如东林院这样幽僻、独具特色的小院比比皆是。在一个蝉声响彻、阴雨闷热的夏日午后,寻一处枯山水或者净土式庭园小坐,说不定就能悟出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道。而此后的一生,也或许会有不一样的光芒来闪耀了。





PS:(1)东林院有精进料理教室,可以来学习制作精进料理,也可以直接品尝地道的精进料理。


精进料理教室的庭园,有“飞龙宿木”之称的黑松



(2)想借住东林院的朋友可以体验宿坊,含早晚餐的住宿6000日元,在寂静的寺庙庭院里参禅悟道,需打电话或者寄明信片预约。


(3)沙罗开花期间的某一夜,会有琵琶演奏或者平家物语的音乐演奏,需预约。